第一旅游网 » 国际 > 正文

巴黎国家歌剧院探索发展新模式

  区听涛


位于巴黎第九区的巴黎歌剧院(资料图)

  巴黎国家歌剧院作为世界著名的歌剧院,已有352年历史。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以及近年来在经营战略、运营模式和平权运动等方面的问题,这艘法国“文化旗舰”也在不断探索新的发展模式。

  曲折的发展历程

  巴黎国家歌剧院原名巴黎歌剧院,1994年改用现名。这家机构实际上包括两座剧院,一座是1875年1月建成的新巴洛克风格的剧院,称加尼叶歌剧院或巴黎歌剧院,位于巴黎第九区;另一座是位于巴黎第十四区的巴士底歌剧院,于1989年7月落成,“现代化又平民化”是它与前者的差异化定位。

  巴黎国家歌剧院见证了无数成功或失败,它旗下的歌剧团和芭蕾舞团都享誉世界。斯特凡·里斯纳担任歌剧院总经理期间(2014年至2020年),歌剧院曾取得过不错的经营业绩。2017年,两座剧院约有400场演出,票房总收入达到史上最高的7440万欧元。加尼叶歌剧院观众席为1979个座位,巴士底歌剧院为2723个座位,两者的综合上座率达到93%。

  2020年3月9日,法国政府宣布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,所有演出场馆不得营业,巴黎国家歌剧院取消了当日至4月底的所有演出,经营业务受到巨大冲击。当年6月,斯特凡·里斯纳提出了离职,他本应于2021年1月到期离任,因为歌剧院经营形势急转直下,迫使他提前交棒给接任者亚历山大·内夫。

  据日前媒体披露,2020年巴黎国家歌剧院两家剧院票房损失共达5000万欧元,其中4500万欧元是因疫情停演造成的,500万欧元是因年初演职人员罢工造成的(诉求是反对退休金改革方案)。当年6月至10月允许剧院重新演出,但根据防疫规定,两家剧院观众限制在1000人以内,所以票房收入极其有限。

  巴黎国家歌剧院的平均年度预算为2.3亿欧元,票房收入约占年度预算的59%,其他部分来自法国政府拨款。为应对疫情,法国政府预计2020年至2022年给歌剧院拨款8100万欧元。但据业内人士称,这依然无法弥补赤字。

  新官上任三把火

  巴黎国家歌剧院现任总经理亚历山大·内夫于2020年11月正式就任。内夫是德国人,生于1974年。他从萨尔茨堡艺术节的产品经理做起,2004年开始在德国鲁尔三年艺术节工作,在时任巴黎歌剧院总经理莫提尔手下参与了几部歌剧制作。2008年起,内夫担任加拿大多伦多歌剧院总经理。2019年7月,他被法国总统马克龙任命为巴黎国家歌剧院总经理。

  面对疫情影响和历史遗留问题,内夫提出的应对措施包括:加强付费内容,推出更多歌剧和芭蕾节目给电视台、电影院——更主要是推动政府允许剧院重新开门;开辟网络舞台,吸引更多关注;聘请明星指挥家杜达梅尔,拓展观众群等。

  首先,在电影和电视媒体上拓展。2021年3月底,巴黎国家歌剧院邀请德国导演托比亚斯·克拉策执导歌剧《浮士德》并在巴士底歌剧院制作。由于疫情原因,3小时的演出改由在法国电视五台播出。克拉策曾获得2020年德国歌剧奖的最佳导演奖,他的歌剧和话剧作品以场面宏大、追求视觉效果著名。

  此外,在网上开辟“第三舞台”。早在疫情发生之前,巴黎国家歌剧院的数字化实验项目就已开展。2015年,歌剧院开设了“第三舞台”项目,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。2020年疫情隔离期间,歌剧院在网上共推出60部短片视频、动画和演出,还围绕歌剧和芭蕾两大板块,在两家虚拟剧场演出。网上的节目汇集不同演艺形式,旨在吸引对歌剧知之甚少的年轻人。据统计,通过社交媒体收看这些免费项目的主要是18岁至34岁的观众,法国以外的国际观众占1/3,每晚可增加10%至15%的新观众。而以往的统计数据显示,到巴黎歌剧院的现场观众平均年龄为47岁。

  聘请明星指挥家杜达梅尔则是巴黎国家歌剧院的另一重要举措。杜达梅尔的聘期从2021年8月开始,为期6年,这显示了歌剧院想要开启新篇章的意图。杜达梅尔有过歌剧演出经历。目前他还是美国洛杉矶爱乐乐团音乐总监,合同到2026年。他于2017年取得西班牙国籍,近年来与欧洲的关系变得更加亲近。杜达梅尔曾与柏林爱乐乐团、维也纳爱乐乐团、米兰斯卡拉歌剧院、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合作,也在洛杉矶迪士尼音乐厅、“好莱坞碗”等地指挥过歌剧音乐会。2017年,他与巴黎歌剧院合作,指挥歌剧《艺术家的生涯》。2021年4月,他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指挥了威尔第歌剧《奥塞罗》。

  力求实现多样化

  巴黎国家歌剧院还试图解决种族歧视问题,实现多样化。受总经理委托,法国一位历史学家、一位作家兼政治活动家合力完成了一份研究报告,调查分析了歌剧院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,建议今后在演职人员使用、作品表现等方面实行多样化。

  目前,西方歌剧界依然以欧洲为中心。前些时候,巴黎歌剧院的非白人演员联名签署宣言,希望引起歌剧院高层对他们现状的关注。因为歌剧院的剧目一直以白人为主,导致他们没有合适的化装、发型和演出服装。此外,很多歌剧作品带有殖民化眼光,每当表现欧洲之外的剧情,白人演员会化装成非洲人或亚洲人,这令非白人演员感到不适。非白人演员希望能够融入剧院整体。

  对此,内夫提出,21世纪的歌剧艺术面对的是21世纪的观众,应该有所改变和发展。今后歌剧院不会再出现白人演员化装成非洲人或亚洲人的情况。此外,他表示剧院是为艺术家和观众而存在的,如果不能使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多样化,观众就不能做到多样化。

  但该举措也引来了一些反对的声音。比如法国极右翼党派“国民联盟”主席勒庞说,这是虚伪的进步势力,是要打着反对种族主义的旗号来废除歌剧院的保留作品。又如,在法国贫困地区招收舞蹈学员和演员以扩大队伍的计划,也遭到一些歌剧院内部人士的反对。

巴黎

来源:中国文化报 责任编辑:张碧华